分享
中新經緯>>股市>>正文

官網、App都掛了!暴風影音"猝死":老板被捕,高管全辭職

2019-11-23 10:31:33 21世紀經濟報道

  官網、App都掛了!暴風影音“猝死”:老板被捕,高管全辭職!曾是一代人青春記憶…

  昨晚開始,曾風靡互聯網多年的暴風影音官方網站移動端和PC端以及App均出現問題,無法正常打開,貌似“猝死”,官網出現亂碼排版,App則顯示網絡異常。

  此前,網上一直傳著某個職場社交app上的一張截圖,暴風的開發員工只剩下一個人,如今官網app都掛了,是否這個小哥也離職了。

  此前高管全部離職

  會計所請辭“避雷”,年報難產

  11月21日晚,暴風集團公告,公司于近日收到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的《告知函》,由于大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業務規模進一步擴大,2019年報審計業務繁重,在時間和人員安排等方面已不能充分滿足公司的需求,特告知辭去2019年報審計會計師。

  暴風集團稱,公司將按照相關規定盡快聘請新的審計機構,“由于人員流失嚴重和暫無合作的審計機構,公司存在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披露 2019 年年度報告的風險。”

  在此之前。今年7月28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集團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9月初,上海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對馮鑫批準逮捕。

  至此,樹倒猢猻散。

  雖然暴風集團表態要盡快聘請新的會所,但是可能會面臨無人接手的困境,公司現在連協助發布公告的證券事務代表都沒了。

  曾被深交所發函催招人

  暴風集團(300431.SZ)高管幾乎全部辭職的局面引發深交所關注。

  10月30日晚,暴風集團披露的三季報顯示,截至三季度末凈資產為-6.3億元,若不能在剩下一季度轉正便將觸及暫停上市。同時披露的另一份公告顯示,副總經理張鵬宇、首席財務官張麗娜和證券事務代表于兆輝辭職。自去年以來,暴風集團高管陸續流失,至此除已被批準逮捕在獄中履職的總經理馮鑫外,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這也是去年以來,暴風集團經歷的最兇猛的離職潮。

  這一局面也迅速引發深交所關注,10月31日早間,深交所創業板公司管理部對此火速下發關注函。

  三季報顯示,截至9月30日,暴風集團仍有6.35萬股東。機構則大多早已出逃。Wind數據顯示,截至去年三季報,基金合計持有暴風集團944.68萬股,至2019年中報僅剩31.09萬股,占比0.13%。

  此外,截至2019年9月30日,暴風集團合并財務報表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資產為-6.33億元。按照相關規則,若公司經審計的2019年度財務會計報告顯示2019年年末的凈資產為負,深交所可能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這把好了,連衡量公司退市與否的年報, 都沒人審計了……

  暴風影音為何坍塌?事件回顧

  2015年3月24日,暴風集團登陸創業板,曾在40天里拉出36個漲停板,成為風光無二的創業板“股王”。股價最高時曾達到327元,市值突破408億元。

  然而風光未能持續長久。今年7月28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集團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9月初,上海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對馮鑫批準逮捕。

  轉眼之間,暴風集團的股價也從最高123元一路下跌至最低3元。曾經400億市值的大牛股如今卻蒸發超九成。

  7月28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實控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同日,暴風金融通過官方微信平臺發布公告,稱為保證暴風金融用戶的利益及資金安全,平臺將停止發布新標。與此同時,受此消息影響,部分產品將延遲兌付。

  8月29日,暴風集團發布半年報。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7.9億元,同比下降4.2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1.06億元,上年同期凈利潤為1572萬元。

  9月2日,上海靜安區檢察院稱,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對犯罪嫌疑人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馮鑫批準逮捕。

  9月3日,深交所出具問詢函,要求暴風說明情況,包括公司是否知悉該事,其行賄罪等是否與公司有關,以及馮鑫目前仍為公司法定代表人,被捕后是否可以正常履行職責。

  9月4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

  9月17日,深交所發布《關于對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相關當事人給予公開譴責處分的公告》。該公告披露了暴風集團的有關違規事實、當事人申辯情況、紀律處分委員會審議情況以及紀律處分決定。

  《公告》顯示,深交所對于暴風集團作出兩項處分決定。

  一是對暴風集團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

  二是對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兼總經理馮鑫,時任董事兼董事會秘書畢士鈞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

  10月14日,暴風集團再次收到深交所下發的問詢函。在這份包含12個問題的問詢函中,深交所關注了暴風集團的大額商譽減值、暴風智能電視生產和暴風金融等的情況。

  10月30日,暴風集團披露三季報顯示,公司前三季度實現營收0.936億元,同比下滑90.95%;凈利潤虧損6.5億元,上年同期虧損2.28億元,同比下滑184.50%。

  10月31日,深交所發布關注函表示,已關注到暴風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協助信息披露事物的證券事務代表也已辭職,要求公司盡快聘用相關高級管理人員,確保經營穩定。

  11月19日,暴風集團發布關于股票存在被暫停上市風險的提示性公告稱,公司2019年9月30日合并財務報表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資產為-63,344.99萬元(未經審計),公司存在經審計后2019年末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負的風險。根據相關規定,若公司經審計的2019年度財務會計報告顯示2019年年末的凈資產為負,深圳證券交易所可能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11月21日,暴風集團發布兩則公告。一則公告透露,由于人員流失嚴重和暫無合作的審計機構,公司存在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19 年年度報告的風險;另一則公告稱,公司于近日收到北京證監局的《關注函》。

  《關注函》稱,北京證監局關注到,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總經理馮鑫被羈押后,公司高管人員已于近期悉數辭職。為維護公司正常經營, 北京證監局已于10月21日召開緊急協調會,要求公司董事會、監事會及在崗人員堅守崗位、盡職履責,全力維護公司經營穩定,對履職不力的,北京證監局將依據相關規定追責。

  11月22日晚間,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于近日收到《裁決書》,被裁決向上海歌斐支付轉讓價款4.62億元,公司和馮鑫應于裁決書送達之日起10日內支付完畢。逾期支付將依法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回顧:馮鑫“墜落”背后的資本游戲

  瘋狂暴風

  大風越狠,我心越蕩。

  盡管馮鑫很反感外界將他與賈躍亭相比,但不得不承認,他的處境可能比赴美造車的賈躍亭更加狼狽。

  據媒體報道,除馮鑫之外,包括前任董秘畢士鈞在內的多名暴風集團(前)工作人員也一同被公安機關采取相關措施。

  此外,有市場人士指出,在上海浸鑫基金跨國收購MPS過程中,暴風集團和光大資本專門重金聘請了業界頂尖中介機構來協助完成此次交易,其中中金公司擔任財務顧問。

  對于中金介入的傳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7月29日向中金公司求證,對方回應 “不予置評”。

  但有一個細節是,2015年-2018年的三年時間里,中金公司一直擔任暴風集團的保薦機構。在浸鑫基金操刀收購MPS同期,上市公司暴風集團籌劃的另一場31.05億元的收購案,獨立財務顧問包括了中金公司,不過,這場收購在證監會的介入下以失敗告終。

  馮鑫曾說,自己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控制心里浮躁的欲望,賈躍亭也一樣,他如果真的要改變,就得控制自己的欲望,如果完全不理個人欲望、名和利本身應該具備的邏輯,做事就會變樣。

  然而,“向佛”多年的馮鑫,在從一個視頻網站創始人一躍成為身家百億的富豪時,沒能壓制住自己的“欲望”。

  2015年的3月24日,暴風科技登陸A股創業板,隨后便創下了40天36個漲停的記錄。2015年5月,暴風集團股價達到最高點——327.01元,市盈率超千倍,總市值高達408億元。彼時,中國視頻業老大優酷土豆總市值也僅約252億元人民幣。

  在暴風集團的股價強勢期,馮鑫的資本運作日漸活躍。

  上市還不到一年的時間,暴風就開始新一輪布局,先后開拓VR(虛擬現實)、TV(電視)、秀場、視頻、文化五大業務。

  其間,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2015年-2016年,暴風集團參與設立產業基金5只。包括與歌斐資產等共同投資5億元設立暴風鑫源;與前海梧桐共同設立暴風梧桐基金,一期募集目標為1億元;與富國天啟等共同設立3.3億暴風富國;與光大資本等成立上海浸鑫等。

  馮鑫在一次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以前暴風科技的天花板是中國互聯網視頻公司估值都在百億美元以下,而暴風上市后面臨一個機遇期,能夠讓暴風科技沖破視頻領域,去做更大的事。”

  收購“食言”

  遺憾的是,馮鑫所做的一系列戰略, 從早期的“DT大娛樂”到“N421戰略”,再到“AI+2塊屏”,以及后來的“All in TV”,在事后都被證明是失敗的“決策”。

  一方面,燒錢的硬件、一地雞毛的VR,讓暴風集團走向巨虧深淵,另一邊,上市公司體系外的風險暴露,成為壓垮馮鑫的“最后一根稻草”。

  為了收購MPS,暴風集團與光大資本通過設立上海浸鑫,以2.6億元撬動了52億的產業基金。其中,光大資本和暴風集團分別以LP身份出資的6000萬元和2億元均是劣后級。另外,光大資本還被爆出與兩名優先級合伙人之間存在兜底條款(即《差額補足函》)。

  彼時,暴風集團、馮鑫和光大的計劃是,完成對MPS65%股權的初步交割后,在合理可行的情況下,18個月內將MPS注入上市公司。

  但到了2016年下半年,融資環境陡變讓激進擴張的暴風集團大受打擊,馮鑫的身家也在A股波動中大幅縮水,質押風險攀升。2016年9月,暴風集團曾宣布定向募集資金不超過18.42億元,但耗時兩年,這項定增無疾而終。

  2018年10月,MPS被英國高等法院宣布破產清算,風險完全暴露,52億收購資金全部“打水漂”。自顧不暇的暴風集團與馮鑫早已無力履行協議計劃,收購MPS公司。

  “通過設立產業基金合作完成標的收購,再約定好一定條件下將資產注入上市公司,這是并購最常用的方法,與是否是海外并購無關,但暴風的并購流程并沒有走完,因為方案設計、并購路徑和條款出問題,但是最本質的還是對標的本身判斷失誤,正常談并購都是針對比較成熟期的企業,而這個公司收購沒幾年就破產,至少在業務判斷上出現了嚴重失誤。”7月29日,新財董并購咨詢集團董事長彭欽文受訪指出。

  同時,彭欽文補充稱,由于并購完成注入上市公司的過程,要追溯中介機構的責任也很難,甚至是否有中介機構參與都很難說。

  馮鑫也曾自我檢討,不能將暴風集團的失誤歸結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錯誤都來于自己,怪自己沒有資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沒有業務嚴謹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時候膨脹,壞的時候蒙混過關……

  不過,這“誠懇“的態度沒有得到光大證券的原諒,光大證券認為光大資本的實際法律義務尚待判斷,隨后,光大證券采取一系列清算與追償措施。

  網友:曾是一代人的青春記憶

  在PC時代,暴風影音曾是裝機必備軟件,是很多80后和90后的青春記憶,那時候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都還沒有創立。暴風影音的隕落,讓他們感慨萬千。

  21世紀經濟報道綜合自公開信息、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報道(記者:董鵬、楊坪、周瑩)

(編輯:熊思怡)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彩票走势图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