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經緯>>產經>>正文

對話電子煙創業者:一大批企業可能熬不過這個冬天

2019-11-22 00:06:45 中新經緯

  中新經緯客戶端11月22日電(張燕征)2019年,被業內人士稱為電子煙的“發展元年”。

  今年以來,大量資本密集涌入電子煙行業。1月,魔笛(MOTI)電子煙獲真格基金1000萬美元的Pre-A輪投資;3月,悅刻(RELX)電子煙獲紅杉資本中國和山行資本共計3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5月,福祿(Flow)電子煙獲經緯中國、壹叁資本等1089萬美元的Pre-A輪投資;6月,雪加(SNOWPLUS)電子煙獲4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隨后,魔笛在今年9月,又獲和玉資本、SIG海納亞洲創投基金共計5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

  可以說,進入2019年,在資本的助推下,電子煙的風口就這樣被“點燃”了。

  然而,剛進入11月,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通告,要求各類市場主體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并敦促電商平臺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并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隨后,電子煙行業在創投圈開始大幅降溫。

  在經歷了電子煙行業從“野蠻生長”到“寒冬將至”的轉折階段后,某品牌電子煙創業者肖健對中新經緯客戶端說,“2019年的冬天有點兒冷。”

  電子煙“煙彈” 中新經緯 張燕征攝

  談創業伊始

  去年年末,肖健和8個朋友組成了電子煙創業團隊,并于今年6月注冊成立了電子煙品牌公司,7月底,產品正式發布并進行銷售。

  目前,肖健所創立的電子煙品牌已經躋身國內電子煙品牌前20名,擁有研發團隊30人左右,在深圳工廠擁有組裝工人超200人,在國內外均擁有自己的客戶。

  中新經緯客戶端:電子煙創業團隊的組建及創業過程是怎樣的?

  肖健:創業之前,我是做電子消費品的,所以對線下市場非常了解。我們團隊之前基本上都是做3C數碼的,包括消費類電子及產品設計研發。

  電子煙并不是剛出現的東西,早在2006年就開始有了,以前叫做大煙霧,產品有一個大煙壺,只不過電子煙一直在向前演進,演進到今天小煙霧的產品形態,我們一直在觀察新產品,關注電子煙項目。

  從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看到電子煙產品在不斷迭代升級。我們覺得像現在的演進形態,已經方便被大眾使用,也能夠適用于各個場景銷售。覺得在去年是最好的一個切入點,所以我們就做了這個項目,并在今年注冊了電子煙品牌。

  中新經緯客戶端:目前,你們品牌的電子煙產業鏈的建設情況如何?

  肖健:今年1月,我們在深圳開設了自己的組裝工廠,擁有研發、制造、包括模具、生產以及包裝的所有環節。

  除了做自主品牌以外,我們還在做OEM (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即原始設備制造商),我們的優勢在于ID設計,海外客戶一般都是看重產品外形以后,他們再選擇工廠來做,我們負責給他們提供外形設計方案。

  在銷售渠道方面,除了3C數碼渠道,還包括潮品店、禮品店、便利店以及網吧、KTV等。實際上,我們線下代理商的渠道和結構是比較多元化的。

  中新經緯客戶端:煙油是自己研發還是直接向煙油廠購買?對煙油質量是如何把關的?

  肖健:煙油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為尼古丁鹽或者說尼古丁,這一部分是國家管控的,所有企業只能向國有企業購買;另一部分包含丙二醇、甘油、食用香精這一類食品添加劑,企業可以自己選擇,我們選用的是煙油大廠的煙油。

  今年大量資本進入電子煙行業,再加上電子煙行業的門檻也并不是特別高,有一些企業使用公模產品,無法保證煙油的品質,也不清楚會添加什么原料,確實會有一些比較劣質的產品進入市場,隨著市場的競爭篩選,劣質產品肯定會被淘汰。

  中新經緯客戶端:電子煙產品的成本及利潤情況是怎樣的?

  肖健:電子煙分為一次性和可換彈的兩種形態,功能不一樣,成本也不一樣。

  最大的成本是產品的設計費用。有些使用公用模具的小型電子煙煙廠,他們的成本可能低一些。但如果是真正想做產品,基本上大家都在用自己開發的模具,也就是私模,平均分攤設計成本,再加上設備費用,這是一筆相對來說比較龐大的數字。

  我們的產品在7月底上市,一個月大概可以銷售一次性電子煙產品二三十萬套。現在電子煙的利潤率其實并不高,大概為百分之十幾,更多的利潤是在終端渠道。

  談政策監管

  在今年11月網上禁售電子煙相關規定尚未出臺之前,電子煙一直處于線上線下無人監管的“野蠻生長”階段。在網上禁售電子煙政策落地后,不少電子煙品牌開始加速布局線下電子煙直營店。

  中新經緯客戶端:網上禁售電子煙政策出臺后,對你們的業務有何影響?

  肖健:實際上對我們來講,沒有任何影響。因為從一開始,我們就認為線上不是銷售電子煙的主要市場渠道。我們認為對于電子煙的線上監管,肯定會有政策公布,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所以沒有入駐任何一家電商平臺。

  在線下市場,我們也沒有專門的體驗店或者直營店,而是做店中店。我們認為,電子煙未來市場的售賣場景一定是在綜合店。

  在監管政策落地之前,有些電子煙企業只是抱著“玩票”的心態,為了趕一波熱度,賺一波快錢,這些企業可能會被市場逐漸淘汰,這個過程短則兩個月,長的話也不會超過4個月。

  中新經緯客戶端:有數據顯示,近年新注冊電子煙企業超過8000家,你怎樣看待這個數字?

  肖健:如果僅僅是制造商,肯定沒有這么多。在深圳,保守估計有1000多家電子煙企業,其中90%以上都是貼牌的企業。在政策監管下,這1000多家電子煙企業今年至少能減去80%,預計今年冬天會有一大批電子煙企業被淘汰。

  各大電子煙企業的產品不一定都銷往國內,大家有各自的海外渠道,可能在今年之前,70%的銷量都在海外,國內市場可能只占到30%,但國內市場比例在不斷增大。

  國內使用電子煙的人群在吸煙總體人群中的比例不到1%,比例是相當低的。美國的電子煙人群比例大概占17%,英國稍微高一點,大概在20%左右。這些我指的是吸煙人群的比例,不是公眾比例。

  電子煙門店資料圖 中新經緯 張燕征攝

  中新經緯客戶端:有消息稱,未來可能將電子煙同煙草一樣監管,甚至核發“煙草專賣證”,你怎樣看待這一消息?

  肖健:未來國家肯定要對電子煙進行監管的,至于具體由哪一個部門來負責,這是上層架構的問題,從企業的角度看,只能是遵守國家的規定。

  我認為電子煙未來市場是一個多元化的市場,渠道多元化、品牌多元化。無論是價格還是外形以及體驗上,一定會有高、中、低不同檔次的產品出現。市場的寬度是客觀存在的,大家在這個市場中有不同的產品定位,不同的消費人群。

  談關于電子煙的爭議

  電子煙到底是不是是煙?對身體有沒有危害?應該按照什么類目納稅?如何防止將電子煙賣給未成年人?隨著今年電子煙被推到“風口”上,關于電子煙的一系列問題也被推至公眾面前。

  中新經緯客戶端:從國外到國內,電子煙的安全問題一直存在很大的爭議,您認為這些爭議主要在哪些方面?

  肖健: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質疑電子煙到底是健康還是不健康的產品,吸食電子煙肯定是不健康的,畢竟含有尼古丁。但相對于傳統煙草,它的出現對于吸煙人群來說,又是相對“健康”的,傳統煙草里含有的焦油等成分對人體損傷更大。

  目前,無論國內還是國外,沒有文件說電子煙導致了直接患病。國外的一些有害健康的案例,分析后可以發現,主要是在煙油中添加了大麻堿或者其他成分,消費者吸食以后,確實會對身體產生不健康的影響。

  國內市場幾乎是從大煙霧直接跳到了小煙霧的環節,現在銷售的電子煙產品基本上都是不開放的,消費者可以換煙彈,但是自己不能換煙油,這就能保證煙油的品質。

  中新經緯客戶端:電子煙企業僅繳納13%的增值稅嗎?真實情況是怎樣的?

  肖健:如果只是拿13%的增值稅來衡定電子煙企業的上稅或者利稅,其實對于像我們這樣制造、加工生產和銷售企業來說是不客觀的。

  電子煙行業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在原材料煙油部分已經由尼古丁的提純廠,根據產品生產制造的類目向國家繳稅;第二部分是生產銷售端。并不是說所有的稅全都在企業的銷售端,在電子煙生產、制造、銷售的每一節環節都對稅收有貢獻。

  中新經緯客戶端:現在備受詬病的一點,就是企業通過添加不同口味的香精“引誘”青少年吸食電子煙,您是如何看待這種說法的?

  肖健:香精都是入口食品級的標準,這點是沒有問題的,但不把電子煙賣給未成年人是企業的社會責任,也是法律底線。自助販賣機絕不能設置在學校周邊或未成年人有可能出現的場所,線下售賣的優點就是可以識別未成年人。

  從技術上來看,自動販賣機有年齡和人臉識別系統,通過多種交叉驗證方式識別。如果發現是未成年人,它就會停止購買操作并進行退款。(中新經緯APP)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肖健系化名)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編輯:萬可義)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彩票走势图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