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經緯>>金融>>正文

罰沒、警告、責令改正!五洋債中介監管處罰落定

2019-11-21 07:30:53 券商中國

  罰沒、警告、責令改正,證監會下發行政處罰書,五洋債中介監管處罰落定

  云中隼

  被立案調查一年后,五洋債中的券商責任有了相應認定。

  近日,證監會下發行政處罰決定書,因未充分核查五洋建設應收賬款、投資性房地產等問題,德邦證券被責令改正、給予警告,沒收非法所得1857.44萬元,并處以55萬元罰款;時任相關負責人、項目組成員也被予以處罰。

  對此,德邦證券向券商中國記者獨家回應:公司已結合監管要求進行了積極整改,截至目前,公司各項工作均保持正常有序運營。

  早在2017年8月,“15五洋債”發生實質性違約,至今已兩年有余。在此次處罰塵埃落定后,券商在債券市場上的中介責任仍有待審視。

  兩名責任人員被撤銷證券資格

  在債券違約發生兩年后,證監會對德邦證券的行政處罰于近期落地。在此之前,“五洋債”的會計師事務所大信在今年2月被罰沒260萬元,且兩名注冊會計師被采取五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具體而言,證監會認為此次德邦證券在“五洋債”中存在三大問題:

  一是未充分核查五洋建設應收賬款問題。證監會認為,德邦證券作為主承銷商,未充分核查公開發行募集文件的真實性和準確性。項目組成員未實際查閱有關明細資料,未充分調查企業的應收款項形成原因、收回的可能性等,僅根據對發行人問詢,回復內部核查部門及內核委員會五洋建設應收賬款回收風險較小。 二是對投資性房地產未充分履行核查程序。募集說明書顯示,截至2015年3月31日,五洋建設投資性房地產38.93億元,占總資產的比例為39.55%。證監會調查顯示,項目組稱所有的投資性房地產均取得了資產評估報告,與事實不符。 三是未將沈陽五洲投資性房地產出售問題寫入核查意見。證監會調查發現,項目組成員知悉五洋建設子公司擬將東舜百貨低價出售,但未將其寫入核查意見當中。

  對此,德邦證券被責令改正,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1857.44萬元(即承銷費),并處55萬元罰款。項目負責人周某和部門負責人曹某被處以25萬元罰款,并撤銷從業資格。另有三名其他責任人員,被分別處以15萬元罰款。

  券商中國記者查詢中證協網站發現,目前兩名被撤銷從業資格的負責人均已離職。其中,周某在2017年1月從德邦證券離職,目前就職于天風證券;曹某則在2018年4月離職,后加入江海證券。

  五洋事件回顧

  早在2017年8月,“15五洋債”發生實質性違約,至今已兩年有余。作為公募公司債首單非上市企業違約,其違約事件本身及后續處置兌付、責任承擔等問題對債券市場來說具有相當意義。

  2015年年中,五洋建設發行“15五洋債”和“15五洋02”兩期公募債,發行總額分別為8億元、5.6億元,債券期限分別為3年和5年,附投資者回售選擇權。彼時,五洋債的主體和債項評級均為AA級。 2016年底,五洋建設風險開始暴露。2016年12月28日,德邦證券就五洋債提示風險稱,五洋建設已被列入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此后,兩只債券歷經長期停牌,復牌后價格一路暴跌,“15五洋02”期間曾跌至29元。 2017年8月14日,因未能按期完成回售和利息兌付,“15五洋債”發生實質性違約;“15五洋02”觸發交叉違約。此后,劇情急轉直下:在證監會對五洋建設展開立案調查后,2018年7月,證監會對五洋建設及20名相關責任人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及市場禁入決定。

  證監會指,五洋建設通過粉飾報表的財務手段,將公司包裝成優良資產,制作虛假申報材料騙取發行公募債,并且存在在私募債發行過程中向投資者披露虛假信息、未按規定披露信息等違法行為,涉案金額巨大、手段惡劣,造成了所發行債券無法兌付的嚴重后果。

  對此,證監會對五洋建設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以罰款4140萬元;對相關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合計罰款254萬元;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陳志樟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

  旋渦中的中介機構

  即使在被認定為“欺詐發行”后,發行人五洋建設仍未有償付打算或解決方案。今年1月,上虞區法院對五洋建設破產重整案立案,全額償付更是遙遙無期。在五洋建設表現出無償還意愿之際,不少投資者將矛頭轉向參與發行的中介機構,爭議和糾紛也隨之而來。

  2019年1月,證監會掛出首份市場禁入決定書,劍指審計五洋建設的兩名注冊會計師。對于大信會計師事務所,證監會責令改正并給出“沒一罰三”的處理結果,合計罰沒240萬元。

  證監會指出,在五洋建設2012-2014年財務報告的審計中,大信事務所在未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加以驗證的前提下,即認可了五洋建設關于應收賬款和應付賬款“對抵”的賬務處理。大信事務所在審計時未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即為五洋建設出具了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出具的審計報告存在虛假記載。

  類似地,五洋債的資信評級機構大公國際雖未被證監會處罰,但在2018年8月,交易商協會給予大公國際嚴重警告處分,責令其限期整改,并暫停債務融資工具市場相關業務一年。北京證監局則指出大公國際在開展證券評級業務中存在多項違規,責令其進行為期一年的整改,期間不得承接新的證券評級業務。

  目前來看,在五洋債中,尚未遭遇監管處罰的中介機構僅有錦天城律師事務所一家。然而,在五洋建設無法兌付之時,中介機構成為投資者的主要維權對象,錦天城同樣未能脫身。

  作為面向合格投資者發行的“小公募”,五洋債的投資者包括100余家機構投資者及600余名個人投資者。在多方討債未果后,16名投資者以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的案由提起訴訟,涉案金額超過2200萬元。被告方除了五洋建設外,還包括法定代表人陳志樟、德邦證券、大信會計師事務所、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大公國際。投資者要求五洋建設償付債券本息,并要求陳志樟及中介機構承擔連帶責任。今年5月14日,該案在杭州中院開庭審理,目前尚未公布裁判結果。

  信用債違約“后事”難解

  自2014年“11超日債”開啟信用債違約先河后,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15日,上交所、深交所債券市場共有240只債券(不含ABS)發生違約,所涉債券規模達1765.59億元。其中,2018年全年新增債券違約數量高達90只,違約規模達到869.6億元;而2019年債券違約情況不僅未有緩解,反而達到高峰值,截止至2019年11月15日,當年新增違約債券已達98只,違約規模達到750.73億元。

  交易所債券歷年新增違約情況一覽

  這其中,公募債券共95只,規模為895.65億元,私募債券共123只,規模為686.77億元。一個明顯的趨勢是:進入2017年以來,公募債的違約明顯增多。

  

  交易所公募/私募債券違約數量

  基于此,債券違約處置進展、投資者維權乃至訴訟糾紛等問題受到市場的高度關注。作為參與違約處置最核心的中介機構,《公司債券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在“預計發行人不能償還債務”和“發行人不能償還債務”之時,要求受托管理人履行一系列職責,如要求發行人追加擔保、申請財產保全、代表債券持有人提起訴訟等。然而,據業內反映,在實操過程中受托管理人在履職方面仍存在一定障礙。

  在與發行人溝通的層面,多數非上市公司在部門設置、人員配置上無法完全符合監管要求,對證券市場相關工作缺乏足夠的意識。在發行人意識不強的情況下,對受托管理人具體存續期管理工作有一定的抵觸情緒。而在部分發行人存在“處罰就處罰”的心態之時,受托管理人履職更是難上加難。

  而在天平的另一端,在與投資者溝通時,同樣存在障礙。當出現債券預計違約或實質違約時,發行人已缺乏償還能力,投資者將矛頭轉向受托管理人,但受托管理人對發行人采取法律行動都需要得到投資者的授權,在投資者不配合受托管理人工作之時,受托管理人同樣很難開展相應救濟工作。

  截止2019年10月26日,根據興業研究所相關報告數據:發行人為上市公司的公募債券,目前已取得兌付進展的共涉及6條兌付記錄、5只債券;發行人為非上市公司的公募債券,目前已取得兌付進展的共涉及7條兌付記錄、6只債券。除“13弘昌燃氣債”情況不明外,其余資金來源均為發行人自償(僅為上交所、深交所債券市場情況)。

  此外,在信用債違約問題中,加強投資者教育同樣勢在必行。在部分信用債危機之下,“垃圾債”大量增長,對此有人自然避之不及,更有膽大的投資者展開“淘金”。相對于機構的謹慎,私募和散戶成為抄底垃圾債的主力軍。

  以此次涉案的“五洋債”為例,早在2016年底,五洋建設就已暴露出風險,“15五洋債”開始停牌。而在復牌后,債券價格在下跌至37.5元后即開始出現反彈。在15“五洋債”再次停牌之前,其價格已升到85元以上。類似地,“15五洋02”也在短暫的交易期間數次拉出陽線。

  據悉,在債券正式出現違約并長期停牌之時,“15五洋債”和“15五洋02”的個人投資者已達到半數,大幅超出債券發行時個人投資者的數量。

  有某參與垃圾債投資的投資者表示,由于部分債券出現信用違約風險,其價格已跌破面值甚至打對折,但違約風險未必真正出現違約,價格跌到谷底意味著風險已得到充分釋放,“賭的就是債券最終不違約”。

  中介機構司職待考

  早在2015年1月,證監會對此前《公司債券發行試點辦法》進行修訂,《公司債券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正式落地。根據《管理辦法》,為公司債券發行提供服務的承銷機構、資信評級機構、受托管理人、會計師事務所、資產評估機構、律師事務所等專業機構和人員應當勤勉盡責,嚴格遵守執業規范和監管規則,按規定和約定履行義務。

  彼時,新規最大的修改之處即是簡化發行審核流程,取消公司債券公開發行的保薦制和發審委制度。證券公司在發行中扮演的角色從保薦人變為主承銷商,責任義務也從全程“保駕護航”轉為偏重債券推介承銷,與其他中介機構各司其職,共同推動債券發行進程。

  據業內人士指出,在債券發行過程中,中介機構應當在各自職責范圍內獨立發表專業意見,并承擔相應法律責任。根據規定,中介機構對于自身職責應盡特別注意義務,做到充分的盡職調查;對于其他機構已出具專業意見的事項應盡一般注意義務,進行核查。這是承銷商、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作為不同機構、不同行業而存在的理由,是平衡發行效率和發行安全的制度設計。可見,中介機構之間職責是相互補充而非替代。

  而2015年12月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前商事審判工作中的若干具體問題》則指出,在實體方面要正確理解證券侵權民事責任的構成要件。要在傳統民事侵權責任的侵權行為、過錯、損失、因果關系四個構成要件中研究證券侵權行為重大性、交易因果關系特殊的質的規定性。以此來看,中介機構是否需承擔連帶責任,仍需結合相關侵權“重大性性”和“交易因果關系”進行具體分析。

  就此前券商因涉及債券而被處罰的案例來看,在債券違約與主承銷商受罰之間,監管部門并未明確表示存在直接的因果關系,更多的是對盡調不全面、底稿不完善等問題進行關注。

  例如,在億陽債發生違約后,2018年4月,黑龍江證監局對大通證券、中山證券、華泰聯合證券三名主承銷商出具警示函,針對其承銷及受托管理過程中存在的違規事項要求改正。類似地,在保千里出現重大違約后,江蘇證監局對華創證券在“16千里01”的執業情況進行檢查,認為項目人員在盡職調查階段未能勤勉盡責,未能識別并督促發行人糾正募集資金使用違規的情形,對其出具警示函。

  今年10月20日,中國法學會證券法學研究會、北京市金融服務法學研究會、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服務法研究中心聯合主辦了“債券違約的法律責任研討會”。會上有學界代表指出,中介機構勤勉盡責應以行業一般水平為準,中介機構沒有技術偵查的手段,很多問題難以核查。各中介機構之間應該歸位盡責,要強調專業化分工。券商不應該對于律師、會計師的工作進行一再重復工作,應該在一定的分工的基礎上有合作,責任也是如此。

  另有參會的學界代表指出,各中介機構專業分工不同,注意義務的范圍、勤勉盡責的范圍和標準上也應該有所差異。如果否定這種差異,就會引導行業機構往一個方向發展,意味著現在形成的專業分工要有所改變,這些都跟勤勉盡責和最終所導致的責任追究、行政處罰、民事賠償責任等有關系。

(編輯:董文博)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彩票走势图大厅